学习使我快乐

【韩叶】迟到的情人节

*主任韩x三党叶
*私设一大堆,ooc属于我
*新人上路,努力奋进
*生日快乐,我爱韩叶

下了晚自习,叶修收拾完桌子后只留下一本数学习题册,夹上中性笔正要踏出教室,猛地发现走廊里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出了教室,脚步之快生怕被什么东西重伤。
叶修脑子一懵,倒回两步看墙上的挂钟,最后一节自习确实是结束了,这群嗜睡如命的高三狗什么时候连回宿舍都不着急了?于是回头扫视教室,宿舍那哥几个排一排睡得比猪还死,估计连铃声都过滤了,踮着脚悄声路过几排低头的同学,随眼一瞥,楚云秀正乐呵呵收下同桌给的巧克力,见叶修看过来还狠狠瞪了过去,做着嘴型让他边儿去。
怎么感觉被世界抛弃了呢?
叶修有点气,高三了知不知道好好学习?于是一脚踢魏琛屁股上,没使多大劲儿。魏琛估计是醒了,挠了挠屁股又睡上了。
“啪”“啪”“嘭”
“我操!”
魏琛和方锐被习题册敲醒,下意识纹丝不动准备承认错误,黄少天排在边上,吓得一屁股脱离板凳坐地上了,嗷一嗓子响彻教室,四面八方投射来仇恨的目光不能更扎人。
黄少天捂着屁股站起来还不敢喊疼,压着声音张口,“叶修你积点阴德留着总有好处的啊,你看看这夜深人静,人家要么你侬我侬秀恩爱要么躺尸装死保平安你看你作什么妖!老韩又没收到情书巧克力你急着砍人干什么!”
魏琛给方锐递了个眼色,四人小团队齐齐转移到教学楼后的小操场,叶修迷迷糊糊点头。
“奥…今天情人节啊?”
“老叶你沉迷学习昏倒了?”这是方锐。
“扯淡扯淡,他那叫两耳不闻秀恩爱,一心只舔大黑脸。”这是黄少天。
“…还是说你俩昨晚干了个爽一天没回神?”这是魏琛。
叶修笑了笑,无比清晰的将关爱无脑残障人士的眼神传递到每个人的眼底。
“起来,翻墙出去买礼物。”
深更半夜,卖玫瑰花和小礼物的街边摊踩着点收拾回家,四个高中老油条围在花花绿绿的巧克力货架前面面相觑。这叫什么事儿,被学校小卖铺养的知识面都窄了,除了丝滑和黑巧外难道巧克力还有别的口味?
方锐蹲下专扫最后一层,拽住大盒装的心形巧克力,粉色金属盒,眼巴巴看着叶修,“形状合适。”
魏琛摇摇头,拿了最贵的FLL,美中不足就是壳子透明,观赏性全在价格上,叶修掏出钱包给老猥琐看了看,价格也成美中不足了。
黄少天等在旁边暗嗖嗖的示意,“我说叶修你好歹给个方向,难得我们几个翻墙出来陪你买礼物,都过点了!等会舍管发现咱们没签字必然会搞事情!今天可是孙翔,小心他看你不顺眼让你光着屁股在走廊罚站。”
“他不敢,上回野外混战他被爆了,橙装鞋子还在我这儿。”叶修摸着下巴时不时点两下,跟着三号人蹲下看一列奢侈品。
万般决定,叶修红着耳根子拿起粉嫩嫩的巧克力盒,黄少天眼疾手快从老里面抠出个配套的袋子,少女式浅粉。
情人节嘛!收礼物的其实享受的是过程而不是礼物本身,对吧?对!!!
溜回宿舍,好巧不巧,孙翔正在门口看签到名单,把四个穿着整齐甚至还拎着礼物的高三生拦住了,看见叶修立马出声,“我去,谁眼瞎还送你巧克力!我都没有!”
四人组差点笑疯,孙翔憋了一脸的红,气哄哄把点名册往最近的黄少天怀里一拍噌的一下跑的没影儿,就脚步声还依稀能听见。
魏琛半圈着嘴吆喝,“人还没查呢!”
脚步声停了,良久,孙翔中气十足的喊回来,“就差你们四个,你等我找你年级主任告状!”
等会?词用错了!
脚步声哒哒哒哒的又远了,完全没停下来。
男生宿舍楼爆发了轰轰烈烈的狂笑声,黄少天捂着点名册笑到地上,“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太委屈他了!今天本来有人等在走廊上要送他结果被他骂成零食垃圾要扔进垃圾桶哈哈哈!”
魏琛摇摇头啧啧有声,叶修晃着走进旁边的宿舍,混三年下来整个年级的男生他基本认识全了,借根笔不成问题。
光明正大签完到,一路议论着得亏今晚是孙翔,脸皮不厚而且脾气容易跳,要是别人没准当场就要挨罚,至于年级主任…就让叶修这个老不要脸去抗吧!
知道主任要来罚人,四个人反而不紧张了,方锐人在床上脚在盆里,一门子的修身养性差点就让人信了,啪嗒熄了灯才双脚出水,用被子把自己捆成条虫,一动不动。
除了叶修和方锐在下铺上床方便,魏琛和黄少天经常在地上待很久,万一拿个什么东西也方便,宿舍门猛地被敲响炸了一片人,打开门,昏暗的楼道橙光下站着一个韩文清,外面静悄悄的一丝声音都没有,魏琛心下一跳,窜上床平躺装死,黄少天紧随其后,只剩下叶修翘着二郎腿坐在床边乐呵呵的盯着他看。
“今天迟回的是谁?”
回答他的是寂静。
“带头的是谁?”
回答同上。
韩文清眉头一皱,登时就不爽了,“不回答就全记过。”
黄少天连忙招供,“叶修干的!”
魏琛选择用呼噜声附议。
韩文清招了招手唤人过来,叶修趁黑把袋子从被子里拖到床上,跟着出了门。
韩文清其实有点头疼,对待叶修跟别人有那么点不一样,他实习期间就在荣耀高中,眼看着叶修从高一到高三,刚开始还是水火不容的景象,到后来就变了味儿,大约是互相尊重并敬佩到爱惜又不舍的样子,确定不了又说不出口,自持着师辈的身份带着叶修跟在身后晃,反过来还要这个高中生主动向自己示好,而到了这会,已经拉不下脸来去反转角色了,至于叶修本人竟然也乐在其中。
喜欢了就追嘛,万一被别人盯上不就亏本了?
“叶修,你们一伙人干嘛去了?”
“嗯…”叶修搓了搓下巴现编理由,“参观学校,毕竟快走了嘛。”
“少瞎扯。”
“去打劫收到礼物的同胞。”
“叶修!”
韩文清也是不耐烦了,高三的不老实就该狠狠打压,越临近高考越要看紧,闹出事了不知要多伤父母的心。
更何况,这是叶修,无论如何也不想看他难过。
叶修眼珠子撇到一边,心里想的怪坦荡,真到了打直球的时候反而比绕圈更需要脸皮,昏黄光线打散了落到脸上,皮肤缓缓浮上一层红不断加深随即扩散到脖颈,那羞涩模样被韩文清看了个干净,连着耳尖都红彤彤的像是被冻的。不动声色的勾紧了目光去扫过那人越来越贴近青年的轮廓,真是…让人恨不得粗鲁的拉入怀中,再小心翼翼的去探他的唇,也许会有些干,但还会是软软的,掺着暖和的烟味。
“…你等我一下。”叶修没等韩文清同意,折回寝室拎起盒子返到走廊,单手紧紧握着两根细绳把袋子举到人眼前。
“情人节快乐!”虽然已经超点了。
韩文清一愣,粉嫩可爱的袋子被他稳当接过来,怔怔发着呆殊不知面前的叶修心脏都快炸了,他追的是个成人,还是高三年级组主任,还是个黑面神,收到情人节礼物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半点反应都不给,哪怕你把它摔了说我胡闹呢?!
“老韩啊…那啥,我挺喜欢你的,你也知道对吧,赶上这天了就买个礼物让你开心一下,不用太谢谢我。”
叶修觉得快把眼前这张脸盯穿的时候,面前人翘起一个诡异的笑容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就是笑容绝说不上好看就是了。尽量放轻语气,谢谢两个字在舌尖绕上一圈随后脱口而出,“谢谢,你也是,情人节快乐。”
不声不响的长呼出口气,浑身都自在不少。叶修耷拉下一张脸抹两把,“我很不快乐啊…开学太早,睡眠太少,作业太多,室友太狗,还得看全校秀恩爱,这可给我委屈完了。”
“呵,装蒜。”
韩文清这声嘲讽把叶修吓到了,随即下巴被钳住,温软的嘴唇贴上来清空了叶修所有的大脑内存,这吻不深,仅止于触碰舌尖并被吮上一口,清清白白的叶•心脏•修大约是头回感受到了舌吻的滋味,分开好一会才堪堪回神,同样的触感又冒在额头,韩文清淡淡跟句晚安,统共两个字听进叶修耳朵里就是被滤镜框了几百层后的效果,温柔的丧心病狂。
“奥…晚安。”
叶修同手同脚晃回卧室,瘫到床上持续僵直。
机智的方锐早就从被子卷里探出头来,发扬人类永恒不变的八卦精神。
方锐过去戳了戳一动不动的叶修,“软了。”
“嘶…老韩这也不行啊,老叶才出去多长时间。”
“可能只是老叶软了,毕竟未成年。”
“有道理,睡觉吧。”
天亮后学校像是假的,昨天秀的欢欢乐乐的人全都大彻大悟一心向着学习,打听回来才知道昨晚上校领导特意套上校服深入人群高举火把,逮一个骂一个,口齿伶俐之下真分手的对数以某种速率直线升高。
而叶修还是有点懵,我的舍友始终在用关切/心疼的目光注视着我,现在感觉脊背发凉有点慌想打人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韩文清站在走廊中间,盯稳了不让人教学楼喧哗,但偶尔抓到个人也只是叫过来轻声训两句,温柔的出水,亲身感受过其转变的人都有点神情恍惚的晃回教室,安静成美少年。
吃早餐的分为三个大队,超快、正常、和踩点儿迟到的。超迅速部队之后会有一段空档期,韩文清脚步挪了挪蹭到背后的通知栏板后面,鼓着半边腮皱着眉头再出来。
舌头勾着巧克力块转到另一边,琢磨着叶修是不是故意挑的,巧克力里面包了仁儿,有香有甜,大概是他本身不太耐甜,目前倒有点缺水。
叶修属于快的那个,但学校某些方向抓得严,趁着早饭吃完的时候钻进宿舍卫生间冒个火再悠闲的往教室赶,就算班主任突然视察也能说拉肚子之类的借口糊弄过去,鉴于成绩好也绝不会出幺蛾子,叶修到乐于做踩点儿的。
“叶修。”被唤的人嘴边哼的歌停了,出声那个正勾着手指召他过去。
要说韩文清,必然是固执且不容打破规则的人。
可惜这连规则都算不上。
韩文清拉着叶修进了办公室,顾及着叶修的心情,小心翼翼的,轻柔碰上他的嘴唇,再缓缓的探进去,将巧克力的甜香与烟卷燃烧后的苦涩缠在一起,腻到牙根都疼的甜被调和到正正好。叶修不像昨晚那样的僵硬,偶尔还会笨拙的缠上来尝尝他亲自挑选的味道,湿滑的舌急匆匆搅在一起不知力道的相互吸吮,尽可能的夺走津液与氧气,一把揽过即将成年的叶修肆意感受他独有的气味,莫名令人着迷到大脑空空如也,只依稀飘出满足的细微电流冲进心脏。
清脆铃声跳出惊醒两人,唇瓣随即分开,韩文清这才看见叶修早已被吻的双颊泛红,呼哧呼哧的几下把气儿喘匀。眉头习惯性的凑近挤出两条凹痕,拇指蹭去对面人嘴角的水渍,催他去上课。
“你这算…”两手的四指蜷回,拇指指肚相对弯了弯比划出相好的手势,“是吧?”
薄而白皙的手滞留空中,与探寻的目光无声投过头,韩文清扯开嘴角回以笑容,昙花一现后迅速收起,绷着脸赶他,“高考后。”
叶修端正身子回个飞吻,撒丫子赶回教室。
空荡的室内只剩韩文清一个人,难得愣神回味口中的酥麻,再稍稍蹭掉吻后的湿润。
“不怎么渴了。”
-----------------
“老方,你昨晚上挺机灵啊?”
“是不是很崇拜我?”
“不,老子决定崇拜老叶,有可能以后抽烟都不用扣分了!”

【韩叶】相守

*新人上路,我心如铁坚不可摧
*角色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一发祝贺
*叶修生日快乐!

韩文清拎着两兜子食材打开门锁,屋子里静的吓人,时钟指针哒哒转了两下兀得停下,齿轮挣扎片刻后催动指针继续运动。

退役后韩文清向叶修求了婚,但由于国家政策禁止,也就没考虑登记这事。韩文清大手一挥办了酒席招待同圈职业选手,名义上是恭祝道德圆满,中心思想是普天同庆,被邀请的选手们表示为的就是狠坑联盟第一收入和头号不要脸,联盟女神和魏琛带着方锐包荣兴挤到头排打手制彩花喷了新人一身,顺口祝福白头到老。

熬了这么久,总算是将人生道路划到同一条线上,甚至甜言蜜语都没怎么讲过就开始互相纠缠,直至生命在对方眼中流转,将身影盛满瞳孔。

这对宿敌把青年,中年,更年期过成了边角小料,平平淡淡毫无爆点,联盟内新秀辈出冲刷人们对于过去的记忆时,就少有人再记着这一批人的名字,韩文清倒是不多在意找了家工作室,工作不赶不急,回来了他也能做做策划案登上游戏凑个热闹,轮上其他新游戏找bug,还方便照顾叶修。

值得韩文清操心的,叶修的名字上要画个重点符号,不过也才五十多岁的光景,人却开始犯迷糊,记不得回家的路,行为作风会孩子气,提前进入了老年健忘期,每天只能吃饭睡觉打地鼠,抠着地鼠脑袋摁住再也不让出来的那种,然后等韩文清回来做饭。

韩文清随手把袋子放上鞋柜赶进卧室,土渣渣跟随脚步踏过的位置稀稀拉拉落在地板上。卧室里一样静悄悄的,被褥规规整整的躺在那里不曾被人动过,韩文清却突然慌了神。

“叶修!”

“叶修!”

“老不死的斗神你赶紧出来!”

无人应声,男人快步把所有屋子扫荡一遍却不见那熟悉的慵懒身影,匆匆抓起钥匙串转身冲出公寓四处奔走。

叶修不见了。

搜查对象悠闲坐在公园长椅上晃着脚,不时停下来环顾四周,小孩子吵吵嚷嚷闹成几团天上地下来回窜腾,滑梯表面被磨的光滑,夕阳的灿光如同镀膜覆盖着表面,滑溜溜的反射出刺眼光点。

男子晃了晃脚尖津津有味点起一根烟,成团的灰白气体缓缓升空再一下子散开,恍如隔世。

“爷爷,你不回家吗?”

“没空,等人呢。”

经过的孩子们见了他这副和蔼模样偶尔会过来几个搭话,纯属小孩子的闲心,毕竟没爸妈看着,跟无害的老头聊聊天,乐趣聊胜于无。这时候男子会用好看的手指夹着烟,侧到离孩子偏远的一边任其燃烧,淡淡勾起笑容乐呵呵的看着他。大概岁月燃的太没节制,那双手依旧偏白,掌心薄薄的,指尖很细,只是皮肤有些皱巴巴的,瞧上去更有些脆弱感,可以让老伴随意握进手心再去亲吻温热的掌心。叶修张了张嘴,拿走之前见孩子揣进兜里的糖果,只挑水果味儿的,韩文清只乐意吃这种。

孩子惊叫,赶回来的大人匆匆拉着离开,生怕这人再对孩子做些什么似的。他仍旧悠闲叼起烟翘起腿,直至人散光了也不见离开,兀自念叨着“怎么还不回来”、“再晚就没你吃的了”一类话。

天色暗下来,路灯稀薄的光笼着长凳上的人,看一眼就觉得冷。

哈出的白气一团接着一团散在空中,韩文清一开始还能顺着通讯录挨个得体的询问,耐下心快步走着找人,随着天色一秒比一秒黑,他快要急得发疯,巴不得大喊这那混蛋的名字,最好能见到人群中坦然举起得一只手,答一声到,这时候他一定要拎出叶修拖回家,黑着脸训到他明白为止。

“哈…”绕是在同龄人中体质较好也经不起半个下午的乱跑,双臂撑在膝盖上喘两口气,盘算着没找过的公园和网吧,急匆匆又站起来掏手机发消息给认识的老板发出叶修的通缉令,呼出热气再吸进满口的寒凉堵的喉咙缓不上气,呛得咳嗽不停,韩文清只能先停下来,扶着路标小心翼翼的吐气,另一只手捂着嘴,好让呼吸道少受冷气的摧残。

力不从心满满当当的堵塞胸口,涨潮似的四处拍打溢出,携带入夜的凉意充斥整具躯体,这时候才尤其恨叶修那不乐意往身上挂牌子塞手绢的顽行,这下可好,你个破玩意儿走丢了怎么回来!

眼眶有些许发烫,仅仅是想到失去这个人他就忍不住的心痛。

“…叶修你大爷!”

似乎有细微的应声,带着疑惑、期待的情感飘进耳道,却瞬间让韩文清警醒,眉头挤出两道凹陷,杀人似的目光刮过周遭,冷冽灯光下呆愣愣坐着一个人,直勾勾的盯着他的方向似乎在眯着眼仔细辨认,恍惚间发现了什么似的突然兴奋的站起身冲他挥手,长腿迈开下一秒就要冲过来。

妈的!

“站那儿别动!”韩文清大声喝令,叶修果然不动了,眸子里闪着光彩等韩文清跑过来倏地扑到他身上,嘴唇凑到耳边,暖呼呼的吐息撒在耳廓上,轻柔的“欢迎回来。”

丝丝烟味压着嗅觉直突进鼻腔,勾动怒火冲上天灵盖,韩文清一把攥紧叶修的手腕,抓得疼了惹的人不满蹙眉,甩着胳膊要挣脱,韩文清下定了心要给他个教训,抵死也没撒手,捏着下巴强迫人对上自己镀了层寒光的眸子,凶狠的吓人。

“你他妈的跑什么跑,让你跑了吗!”

“嘶…疼!”

叶修一味捶打着钳制的胳膊,力道一下比一下重,却也不大声嚎,就细声哼哼到韩文清受不住的心软放轻力道,手腕倒还是一样的握着,方才力气之大都堵的血液不通,手指隐隐发麻,任着人高马大的人扯牲口似的往家走。

叶修一只手还是自由的,赶忙开始从口袋里鼓捣,掏出满手心的水果糖,大的小的,话梅的橙子的,满满当当捧到韩文清面前,撇撇嘴示意手腕正疼得要失去生命力,等价交换,十足十的孩子气。

盯着面前零碎的糖果,韩文清有瞬间的晃神,戾气半点没退,火气却悄无声息降到了临界以下。韩文清无奈叹了口气,大概是老了就容易哄了,怎么还没打就要和平解决了呢。

双臂缓缓收紧把叶修抱个满怀,怀里的人抬起发麻的手拍住那只手里的甜食却仍是掉了几颗,闹脾气的拧巴身子硬是要俯身去捡。韩文清不吃这套,犹自抱紧,嘴唇贴上嘴唇,叶三岁立马老老实实的给他亲,乖巧跟着回家,只是一路上把坑来的糖啃掉几个,剩余的掖进外衣内口袋,半块都没给自家老伴。

你非要我不要糖的,那你不吃我吃啊!

屋里的暖气开的很足,叶修吃糖吃爽了眯着眼睛倒在沙发上像只大猫,不情不愿的被管家婆叫醒,闻到饭菜才一骨碌爬起来。

韩文清搬着凳子坐到叶修身边,半环着他的腰吃饭,叶修埋头扒两口,理所当然靠上他肩头休息一会再坐起来接着吃,直到撑,韩文清在他腰侧暗搓搓掐了一把。

“嗷!”疼啊老韩你个大西瓜!

结实的拥抱迎上来,带着他熟悉的,属于韩文清的味道,那人细不可察的叹出口气,如视珍宝的护着他。“下次想出去跟我说,别自己跑,太吓人了。”

巴不得将人揉进怀里似的,叶修没反抗,只因为吃的太饱打了个嗝。而韩文清也不管叶修听没听懂,他念叨完就拥着人歇息片刻缓食,再要动,叶修正巧枕着肩膀睡着了,睡得很沉。

“唉…”极无奈又足够宠溺,鼻头贴上发丝还能闻到呛人的烟草味儿混着水果香,看样子糖果没少吃。

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还好你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