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使我快乐

【韩叶】相守

*新人上路,我心如铁坚不可摧
*角色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一发祝贺
*叶修生日快乐!

韩文清拎着两兜子食材打开门锁,屋子里静的吓人,时钟指针哒哒转了两下兀得停下,齿轮挣扎片刻后催动指针继续运动。

退役后韩文清向叶修求了婚,但由于国家政策禁止,也就没考虑登记这事。韩文清大手一挥办了酒席招待同圈职业选手,名义上是恭祝道德圆满,中心思想是普天同庆,被邀请的选手们表示为的就是狠坑联盟第一收入和头号不要脸,联盟女神和魏琛带着方锐包荣兴挤到头排打手制彩花喷了新人一身,顺口祝福白头到老。

熬了这么久,总算是将人生道路划到同一条线上,甚至甜言蜜语都没怎么讲过就开始互相纠缠,直至生命在对方眼中流转,将身影盛满瞳孔。

这对宿敌把青年,中年,更年期过成了边角小料,平平淡淡毫无爆点,联盟内新秀辈出冲刷人们对于过去的记忆时,就少有人再记着这一批人的名字,韩文清倒是不多在意找了家工作室,工作不赶不急,回来了他也能做做策划案登上游戏凑个热闹,轮上其他新游戏找bug,还方便照顾叶修。

值得韩文清操心的,叶修的名字上要画个重点符号,不过也才五十多岁的光景,人却开始犯迷糊,记不得回家的路,行为作风会孩子气,提前进入了老年健忘期,每天只能吃饭睡觉打地鼠,抠着地鼠脑袋摁住再也不让出来的那种,然后等韩文清回来做饭。

韩文清随手把袋子放上鞋柜赶进卧室,土渣渣跟随脚步踏过的位置稀稀拉拉落在地板上。卧室里一样静悄悄的,被褥规规整整的躺在那里不曾被人动过,韩文清却突然慌了神。

“叶修!”

“叶修!”

“老不死的斗神你赶紧出来!”

无人应声,男人快步把所有屋子扫荡一遍却不见那熟悉的慵懒身影,匆匆抓起钥匙串转身冲出公寓四处奔走。

叶修不见了。

搜查对象悠闲坐在公园长椅上晃着脚,不时停下来环顾四周,小孩子吵吵嚷嚷闹成几团天上地下来回窜腾,滑梯表面被磨的光滑,夕阳的灿光如同镀膜覆盖着表面,滑溜溜的反射出刺眼光点。

男子晃了晃脚尖津津有味点起一根烟,成团的灰白气体缓缓升空再一下子散开,恍如隔世。

“爷爷,你不回家吗?”

“没空,等人呢。”

经过的孩子们见了他这副和蔼模样偶尔会过来几个搭话,纯属小孩子的闲心,毕竟没爸妈看着,跟无害的老头聊聊天,乐趣聊胜于无。这时候男子会用好看的手指夹着烟,侧到离孩子偏远的一边任其燃烧,淡淡勾起笑容乐呵呵的看着他。大概岁月燃的太没节制,那双手依旧偏白,掌心薄薄的,指尖很细,只是皮肤有些皱巴巴的,瞧上去更有些脆弱感,可以让老伴随意握进手心再去亲吻温热的掌心。叶修张了张嘴,拿走之前见孩子揣进兜里的糖果,只挑水果味儿的,韩文清只乐意吃这种。

孩子惊叫,赶回来的大人匆匆拉着离开,生怕这人再对孩子做些什么似的。他仍旧悠闲叼起烟翘起腿,直至人散光了也不见离开,兀自念叨着“怎么还不回来”、“再晚就没你吃的了”一类话。

天色暗下来,路灯稀薄的光笼着长凳上的人,看一眼就觉得冷。

哈出的白气一团接着一团散在空中,韩文清一开始还能顺着通讯录挨个得体的询问,耐下心快步走着找人,随着天色一秒比一秒黑,他快要急得发疯,巴不得大喊这那混蛋的名字,最好能见到人群中坦然举起得一只手,答一声到,这时候他一定要拎出叶修拖回家,黑着脸训到他明白为止。

“哈…”绕是在同龄人中体质较好也经不起半个下午的乱跑,双臂撑在膝盖上喘两口气,盘算着没找过的公园和网吧,急匆匆又站起来掏手机发消息给认识的老板发出叶修的通缉令,呼出热气再吸进满口的寒凉堵的喉咙缓不上气,呛得咳嗽不停,韩文清只能先停下来,扶着路标小心翼翼的吐气,另一只手捂着嘴,好让呼吸道少受冷气的摧残。

力不从心满满当当的堵塞胸口,涨潮似的四处拍打溢出,携带入夜的凉意充斥整具躯体,这时候才尤其恨叶修那不乐意往身上挂牌子塞手绢的顽行,这下可好,你个破玩意儿走丢了怎么回来!

眼眶有些许发烫,仅仅是想到失去这个人他就忍不住的心痛。

“…叶修你大爷!”

似乎有细微的应声,带着疑惑、期待的情感飘进耳道,却瞬间让韩文清警醒,眉头挤出两道凹陷,杀人似的目光刮过周遭,冷冽灯光下呆愣愣坐着一个人,直勾勾的盯着他的方向似乎在眯着眼仔细辨认,恍惚间发现了什么似的突然兴奋的站起身冲他挥手,长腿迈开下一秒就要冲过来。

妈的!

“站那儿别动!”韩文清大声喝令,叶修果然不动了,眸子里闪着光彩等韩文清跑过来倏地扑到他身上,嘴唇凑到耳边,暖呼呼的吐息撒在耳廓上,轻柔的“欢迎回来。”

丝丝烟味压着嗅觉直突进鼻腔,勾动怒火冲上天灵盖,韩文清一把攥紧叶修的手腕,抓得疼了惹的人不满蹙眉,甩着胳膊要挣脱,韩文清下定了心要给他个教训,抵死也没撒手,捏着下巴强迫人对上自己镀了层寒光的眸子,凶狠的吓人。

“你他妈的跑什么跑,让你跑了吗!”

“嘶…疼!”

叶修一味捶打着钳制的胳膊,力道一下比一下重,却也不大声嚎,就细声哼哼到韩文清受不住的心软放轻力道,手腕倒还是一样的握着,方才力气之大都堵的血液不通,手指隐隐发麻,任着人高马大的人扯牲口似的往家走。

叶修一只手还是自由的,赶忙开始从口袋里鼓捣,掏出满手心的水果糖,大的小的,话梅的橙子的,满满当当捧到韩文清面前,撇撇嘴示意手腕正疼得要失去生命力,等价交换,十足十的孩子气。

盯着面前零碎的糖果,韩文清有瞬间的晃神,戾气半点没退,火气却悄无声息降到了临界以下。韩文清无奈叹了口气,大概是老了就容易哄了,怎么还没打就要和平解决了呢。

双臂缓缓收紧把叶修抱个满怀,怀里的人抬起发麻的手拍住那只手里的甜食却仍是掉了几颗,闹脾气的拧巴身子硬是要俯身去捡。韩文清不吃这套,犹自抱紧,嘴唇贴上嘴唇,叶三岁立马老老实实的给他亲,乖巧跟着回家,只是一路上把坑来的糖啃掉几个,剩余的掖进外衣内口袋,半块都没给自家老伴。

你非要我不要糖的,那你不吃我吃啊!

屋里的暖气开的很足,叶修吃糖吃爽了眯着眼睛倒在沙发上像只大猫,不情不愿的被管家婆叫醒,闻到饭菜才一骨碌爬起来。

韩文清搬着凳子坐到叶修身边,半环着他的腰吃饭,叶修埋头扒两口,理所当然靠上他肩头休息一会再坐起来接着吃,直到撑,韩文清在他腰侧暗搓搓掐了一把。

“嗷!”疼啊老韩你个大西瓜!

结实的拥抱迎上来,带着他熟悉的,属于韩文清的味道,那人细不可察的叹出口气,如视珍宝的护着他。“下次想出去跟我说,别自己跑,太吓人了。”

巴不得将人揉进怀里似的,叶修没反抗,只因为吃的太饱打了个嗝。而韩文清也不管叶修听没听懂,他念叨完就拥着人歇息片刻缓食,再要动,叶修正巧枕着肩膀睡着了,睡得很沉。

“唉…”极无奈又足够宠溺,鼻头贴上发丝还能闻到呛人的烟草味儿混着水果香,看样子糖果没少吃。

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还好你在。”

评论

热度(34)